安福路,上海市区一条树影婆娑的幽静小路,10多年前的夜晚,这里灯暗人稀。当话剧大厦神奇般地矗立,一场春风化雨的改革在这里悄然进行。如今,安福路名声大振,异常热闹,成为一条闻名遐迩的“话剧街”,成为上海城市文化的新地标。

安福路变迁的背后,是上海话剧市场的改革历程,折射出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艰辛探索。

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文化系统2013家国有文艺院团改制进展顺利,杂技、话剧、歌舞类院团基本实现全行业转企改制,以企业为主体、事业为补充的新型演艺体制格局基本建立。

虽然改革的阶段性任务顺利完成,然而,大部分院团离建立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还相去较远,应对市场竞争的能力仍然较弱。未来改革中,政策支持应如何发力?转企改制后的院团如何真正面向市场,逐步提升“自生能力”?如何让人才活力进一步迸发,实现人尽其才?

国有文艺院团转企改制后,既肩负着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的重要使命,又承受着转企改制的“阵痛”。转企改制后的文艺院团是否与政府完全脱离,政策扶持应从何处发力,又该如何把握好“度”?

率先完成国有文艺院团改制的地区,正在围绕破解“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这两个改革中的核心难题,落实中央有关政策,并结合自身出台更具针对性的地方配套政策。

在这方面,安徽省在院团人员退休待遇、社会保险、养老金等方面完善政策,同时加大财政投入力度,明确院团改制后事业费继续拨付,并提供专项资金扶持转制院团发展。

为解决“事企差”问题,江西省对转制单位员工退休后增发生活补贴,并对转企职工按照工龄、职称给予一次性补助。在演出补贴方面,由每场4000元提高到10000元,同时对转制院团的商业演出按1比1给予演出奖励。

专家指出,在大部分国有文艺院团转制为企业的情况下,强化“硬支撑”的目的在于培育合格的市场主体,这与原有体制的扶持理念是完全不一样的。

政府有关部门在扶持转制院团改革发展中将如何“补位、到位”而不“缺位、越位”,扶持应采取哪种方式?

对此,文化部部长表示,在政府有关部门与转制院团的关系上,要从“办院团”向“管院团”转变,从“管微观”向“管宏观”转变;其次,在扶持方式上,政府要由直接给钱给物转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项目补贴、定向资助、以奖代补等方式对转制院团进行扶持,通过政策调节激发转制院团发展活力。

“转变政府职能,还意味着政府要将精力更多地转到优化转制院团自我发展的外部环境上来。”说,要鼓励各类资本投资演艺业、积极发展中介组织、强化对转制院团的人才支撑等创新举措,这是政府在演艺领域履行应有职能的重要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