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当时年过40的鄢汉荣因为一场大病身体垮了,只能在家长期休养。当时,因为家离汉口的滨江公园很近,为了恢复健康,鄢汉荣每天早上都到公园去走一走。在公园里,她看到到处都是锻炼的人,男女老少个个充满活力,于是便加入其中。在经历了学打太极拳、跳舞等项目后,最终,她选择了打羽毛球。

鄢汉荣从小就喜欢玩,和小伙伴们在一起时,不管是跳橡皮筋还是踢毽子,总少不了她的身影。但由于当时条件所限,缺少运动场所和设施,她也就没有机会接触正规的体育运动。

青年时期的鄢汉荣是一名档案管理员,在单位只知道埋头工作,业余生活比较缺乏。记忆中最早接触羽毛球,还是五四青年节时大家到武汉东湖游玩,鄢汉荣拿起羽毛球拍在湖边打了一会。直到40岁时因为大病住院,出院后鄢汉荣为了恢复身体健康,便在附近的公园参加锻炼。她先加入了打太极拳的人群,但打了一段时间后,感觉太极拳的节奏太慢,不想打了。之后,她又去学跳舞,学会了几个舞,但又觉得还是和自己不合拍,不是自己想要的。这时,她注意到路边有人在打羽毛球,就过去拿别人的球拍打了一下,这么一打,似有一种久违重逢的感觉,觉得这才是自己想要的运动节奏。

回忆起当时打羽毛球的情景,鄢汉荣说:“刚开始打球时,就是在公园一条僻静的马路上。大家把自行车放到路中间做网,人在两边对打,这样一字排开,大约有十多辆自行车,二三十人在打。球拍也是最差的,我至今还记得自己的第一副球拍是在汉正街花5元钱买的。”

鄢汉荣刚开始接触羽毛球时感觉并不好,球也接不准,球总是从球拍旁滑过。尽管水平比较低,但她对打羽毛球的兴趣却有增无减。加上周围有很多热心的球友对她进行指点,虽然只是“瞎打”,但也有了一定的进步。后来,鄢汉荣的丈夫来看她打球后建议:还是要拉球网。因为要拉球网,就离开了马路,找到有树的地方,也离开了最先的启蒙师傅,跟几个和她年龄相近的球友开始隔网对打。一段时间后,大家都不满足于这样的“瞎打”,正好其中有位球友原来所在的单位有羽毛球场,他回去弄清了场地的尺寸,于是大家又重新找块空地画了一片羽毛球场地。

有了球场,感觉真的不一样,兴趣更大了。每天除了对打,还要配对打比赛,有时为一个球要争半天。鄢汉荣笑称:“在滨江公园,我们是第一个拉球网画场地的队伍,进步也挺快,自我感觉还不错。”

1998年,武汉遭遇洪水,滨江公园的球场被水淹了,鄢汉荣和一帮球友只好转移到汉口解放公园去打球,这也是鄢汉荣从休闲羽球向竞技羽球迈出的第一步。

到了解放公园,鄢汉荣才知道这里多年来一直有几片很好的场地,这里的球友比滨江公园的球友水平要高很多,她有了追赶的目标。解放公园的一位老球友告诉鄢汉荣:“要提高水平,就不能老在室外打野球,要多去室内场地打。”

那些年,武汉市的室内羽毛球场地还很少,幸运的是,江汉大学的羽毛球馆周末对社会开放。从那以后,鄢汉荣基本上每个星期都到离家约5公里的江汉大学室内羽毛球馆打一次球。在那里,不仅场地规范,打得舒服,还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业余高手打球。通过观看高手打球,鄢汉荣获益匪浅。更为重要的是,有一位前国手退役后在那里带学生,看教练教学,鄢汉荣才知道,羽毛球有这么高深的技术,基本功是这么的重要。

随着对羽毛球运动的深入了解,鄢汉荣更加体会到羽毛球的魅力,也更加喜爱这项运动,也更想提高自己的水平。“其实,当时我好想在那位教练手下学一下基本功,但球友都说你已经定型了,这么大年龄还学什么,打着玩就行了。那时候也确实没有成年人请教练来教打羽毛球的,我想自己都四十好几了,就没有坚持去学,现在想起来好遗憾。”对当时没学球一事,鄢汉荣至今仍有丝丝悔意。

虽然没能参加正规的羽球训练班,但鄢汉荣还是找了羽毛球的教学视频和书籍来看,在球馆时,有机会就向高手请教。虽然没有正式学习那么有效,但还是纠正了一些错误动作和不好的习惯动作,感觉球技也提高了不少。随着球技提高,特别是2003年非典后,打羽毛球的人越来越多,鄢汉荣和球友也开始和武汉市内的球友进行一些交流比赛。

2005年,50岁的鄢汉荣开始在武汉市参加一些比较正规的羽毛球赛,但她这个年龄段参赛人不多,她一般都是降组参加青年组比赛。即便如此,鄢汉荣当年也获得了湖北省“威克多”杯业余羽毛球单项锦标赛青年组女双冠军。虽然在年龄上吃了亏,但是增加了对抗强度,对提高自己比赛能力大有好处,加上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从而也更增强了鄢汉荣的信心。从那之后,鄢汉荣已经不满足在武汉参赛,开始到外地参加比赛。会一会全国的高手,成为当时她更大的梦想。

2008年,鄢汉荣第一次走出湖北省参加全国东西南北中大赛,在郑州赛区获E组女双第一名,在徐州的总决赛中与白小芳合作,获E组女双亚军。鄢汉荣介绍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全国比赛,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打心眼里高兴。这次比赛开阔了我的眼界,也看到了自己的诸多不足。”

2008年是鄢汉荣走向全国赛的一个起点。此后,只要条件允许,鄢汉荣每年都争取外出参赛,也取得了不少好成绩,2017年还获得了代表湖北省参加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羽毛球比赛的资格。

除在羽毛球比赛中收获颇多,鄢汉荣还先后在2011年和2016年考取了羽毛球国家二级裁判员证和国家一级裁判员证。一路坚持自己羽球梦想的鄢汉荣说:“我一直积极练球,个中艰辛每个羽球人都有体会。慢慢地,我越来越感觉到练球是苦中之甜。每次汗洒球场后,我都有一种为自己梦想而拼搏的快意。我的梦想就是:为了我喜爱的羽毛球运动,不断挑战自我,追求更高的目标。”

无论是经历1998年武汉洪水,还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身为武汉人的鄢汉荣从开始参加羽毛球锻炼至今,从未间断过该项运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不能出门锻炼,夫妻二人还买了一个简易的羽毛球网挂在家中,每天花40分钟左右的时间在家练习平抽挡和网前小球。没有打过羽毛球的人很难理解这些球痴的举动,但只要你曾拿起过羽毛球拍,参与过这项运动,你才能真正体会其中的魅力和快乐。

乐在羽球中的鄢汉荣说:“有人说我为羽毛球痴迷,其实每个热爱羽毛球的人都是这样,我想他们也会有我一样的感受和追求。现在,我还想保持和提高自己的球技,但目的已经不是为了比赛争名次,而是为了保持状态,能够和球友们多打几年球,能够多出去比赛,结识更多的朋友,和朋友们一起分享羽毛球带来的快乐。我想,这就是羽毛球运动带给我的益处,它不仅使我精力充沛,更使我具备了坚持不懈、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