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中国证监会》头版头条报道:中国证监会主席表示“证监会应当好裁判员”,“裁判员不应下场踢球,但遇紧急情况应特殊处理”。

何谓“紧急情况”?进行何种“特殊处理”?文中称:1998年8月香港金融市场遭受对冲基金冲击时采取的政府入市行为,以及美国“9·11”事件后政府采取的特殊干预措施。可见,在正常的情况下,证监会作为监管者和市场的裁判员,有理由也应该充分尊重市场本身的选择,让市场本身发挥自己的功能和导向;但是,一旦出现可能会导致市场出现危机的事件发生,裁判员也应在“该出手时就出手”,以维护市场的稳定运行和发展,毕竟“稳定是发展的前提和保障”。

今年年初,相关人士认为“中国股市是个大赌场”,应该“推倒重来”,至少应“跌到1000点”才可以。我们姑且不对这些观点进行评价,市场本身才是线点开始下跌以来,至今年1月29日的1339点,短短半年时间,累计跌幅高达40%,股票市值缩水严重,直接损失巨大,至于对其他方面(如融资进程、市场信心等)的间接损失更是难以衡量。尽管管理层在今年出台了众多的利好政策,但是对市场的刺激作用已经越来越小。11月27日,沪指更是再度下探1353点。据相关的调查显示:目前市场人气涣散,投资者对当前股市的信心已经降到极点。当然,股市的下跌本身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是根据市场人士的观点和传统技术面的测算,一旦沪指1300点一线失守,那中国股市可真要面临“推倒重来”的局面了,相信这是谁都不愿见到的事。

从对上周龙虎榜的解读来看,目前市场中的活跃资金的出现地已经由原来的江浙沪一带向沪、京转移的迹象。至于这些活跃资金属于何种性质也许很难查知,但由这种迹象似乎可以感觉到一点点的暗示——市场自己会说话,市场资金会选择适合自己进出的场所和时机,而资金的进出将进而对市场的走向产生作用。裁判员已经市场化了,市场本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