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努力去做一个成功的人,而应该努力去做一个有价值的人。”这句名言来自爱因斯坦。作为新生代斯诺克球员中的佼佼者,瓦菲也许肩负着巨大期待,但他更决心成为祖国伊朗无数新球迷的优质偶像。

对斯诺克球员而言,在事业和个人生活中找到平衡是一项挑战。尤其是罗伯逊和丁俊晖这样的海外球员,他们从小就离开家乡来到英国生活,接受了自己未来将很少见到家人的现实。两人在球桌上不懈付出,赢得了名声和财富,但同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经过了业余时期的成功,瓦菲好几年都在对付签证问题。自那以后他的职业生涯一路飞升。上赛季,瓦菲在单局限时赛拿下个人第一个排名赛冠军,随后成为首位闯入克鲁斯堡的伊朗球员。

但在27岁的瓦菲看来,追求快乐比进球重要得多。“我的生活比斯诺克更重要。我以后不想成为没有像样生活的球员。我不想蒙眼狂奔然后发现自己40岁了还没有孩子和家庭,身边无人陪伴。我想找到一个人,拥有一个家庭,同时不失去自己的时间。我知道人们会说我是体育运动员,应该专注于自己的比赛。但我也需要生活。”

“那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一点也不享受斯诺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很糟糕。很多球员有时会产生这种感觉。我之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然后我的爱回来了。我在力争再次爱上斯诺克。”

任何项目的运动员偶尔爱或者不爱自己的运动都不罕见。当霍金斯在欧洲大师赛决赛输给威尔逊后,他开玩笑说自己再也不想打斯诺克了。但是,没有任何疑问,他很快就回到了训练台。

瓦菲对斯诺克的热忱可能正处于低潮,但他的天赋还在闪耀——这个赛季他在参加的八场比赛中仅输一场,并在欧洲大师赛资格赛打出个人第一杆147。他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赛季:他正无限接近前16,如果跻身前16精英行列,他能够直接入围英锦赛、大师赛和世锦赛。

“我在尽我所能。如果我能进入前16、杀入大师赛,那非常好。如果不能,生活还在继续。作为一位年轻球员,我渴望赢得更多,夺得更多冠军。我希望让自己的祖国感到骄傲,让斯诺克在伊朗变得更大。我当然在为之努力奋斗。但如果这一切未能发生,我只能说,抱歉,自己的人生更重要。我不想惩罚自己。我在努力成为一个好人,成为人们心中的好冠军。”

这个夏天,瓦菲在伊朗呆了好几个月,上赛季的成功让他的知名度迅速增长,这让他惊讶不已。

“回国之前,朋友们说我会被吓到的,因为我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在伊朗有多出名。我说:‘真的吗?斯诺克没有那么大。’然而他们是对的。”

“一切都很疯狂。街头、购物中心,每个地方都一样。我和母亲去购物,很多人认出了我。我不敢想象。现在我得注意自己的言行了。如果年轻人想关注我,我得明白一点:如果我不尊重别人,那么我的粉丝也不会尊重他们的家人。”

“我没有感到额外的压力,我很喜欢。我喜欢和大家聊天,做一个好人。如果你能让别人变得更好,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多少人因为从不和人说话而抑郁?所以我尽力给别人好的建议,这么做让我很高兴。”

瓦菲的下一站比赛将是英国公开赛,他会在延期资格赛对阵佩里(这场比赛的胜者正赛首轮对阵丁俊晖)。这之前,瓦菲计划再去一趟伊朗。“我很高兴去伊朗,他们像对待国王一样对待我。每次回到英格兰,我都会想念祖国,那是我的家。我想念自己的床、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家人,我的母亲。”今年二月,离家数千公里的瓦菲得到了外祖母辞世的消息——这刺激了他在单局限时赛夺冠。

瓦菲的困境提醒我们,作为粉丝,如果我们的英雄未能如期待的那样达到巅峰表现,应该稍微宽容一些。“我们都是人类。我们不是只做一件事的机器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